通化百泉保健食品有限公司官網

全國免費熱線:400-007-8555

紅樓夢里的人參文化

發布時間:2016-10-21 瀏覽:2194

 

一、通過人參方面生動刻畫人物性格,涇渭分明地表現了封建社會地主貴族之家的等級觀念

 

人參是分檔次的,有高檔貨也有低檔貨。在行家里手看來,野山參可分9等,普通鮮參可分7等,普通紅參可分15等。封建社會的上層建筑,主要是以等級制為特點的封建制國家。長白山人參王國里也是分等級的。榮府上下四百丁,等級森嚴,仆從們患病是不配用人參的。人參本來是補血的藥材,但襲人吐血,賈寶玉也不去為她找人參治療。

曹雪芹生活在封建貴族世家,對于封建等級制度,可謂了如指掌,他根據人物身份地位的不同,給予不同檔次的人參,非常成功地塑造出不同性格的藝術形象。

秦可卿,是賈府第一個極為妥當、極為得意的少奶奶,是賈蓉之妻,是賈珍之兒媳。太醫給她開的養心調經之藥名曰:益氣養榮補脾和肝湯,第一味主藥便是人參。她那爬灰的公爹賈珍對她倍加關愛,“見那方子上有人參”,毫不猶豫地表示“用前日買的那一斤好的吧”。言外之意,家里有昔日買的人參,相對比較差一些,由于賈珍與秦氏暗地里有爬灰關系,所以才命人“用前日買的”好人參,這是“特別關照”,此其一。其二,藥方上明明開的是人參二錢,賈珍卻說用一斤好人參,表明賈珍對秦氏用人參是慷慨大方滿足供應的,賈珍的慷慨大方,除了爬灰關系外,應該承認,秦氏的人緣也好。鳳姐素日與秦氏相好。鳳姐去探望秦氏時說:“咱們若是不能吃人參的人家,這也難說了;你公公婆婆聽見治得好你,別說一日二錢人參,就是二斤也能夠吃得起。好生養著罷!”秦氏心里不糊涂,“治得病治不得命”,最后還是命歸西天。《紅樓夢》寫的是封建社會的大悲劇,秦可卿是賈府第一個極為漂亮的悲劇人物。《紅樓夢》的悲劇是以秦可卿之死拉開序幕的。

與秦可卿相比,賈瑞的身份地位比較低下,患病也能有資格用點人參,不過是等外品“渣末泡須”而已。

賈瑞雖有祖父嚴格教養,但他自己不思進取,“非飲即賭、嫖娼宿妓”,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色膽包天地勾引王熙鳳。而王熙鳳毒設相思局,把這個“一家子骨肉賈大爺”戲弄了兩回:一次鎖在過道里凍個半死,一次是澆他一身大糞湯。兩次凍惱奔波,三下五里夾攻,不覺得了一病;心內發膨脹,口中無滋味,腳下如綿,眼中似醋,黑夜作燒,白晝常倦,下溺連精,嗽痰帶血。百般請醫療治,諸如肉桂、附子、鐅甲、麥冬、玉竹等藥,吃了幾十斤下去,也不見個動靜。其祖父賈代會面到處請醫療治,均不見效。據悉“獨參湯”有效,只需二兩人參即可,當時的人參極為昂貴,而賈代儒又沒有力量購買,因與“賈府宗族”,于是厚著臉皮去榮府尋參。王夫人命鳳姐稱二兩給他,鳳姐回說:“前兒新近都替老太太配了藥,那整的太太又說留著送楊提督的太太配藥,偏生昨兒我已送了去了。”王夫人又說:“就是咱們這邊沒了,你打發個人往你婆婆那邊問問,或是你珍大哥哥府里再尋些來,湊著給人家。吃好了,救人一命,也是你的好處。”盡管王夫人如此這般地做思想工作,王熙鳳仍毫不動心。她看人下菜碟。只將自己盒子里的人參渣末泡須湊了幾錢,命人送去,并且假冒王夫人的名義:“太太送來的,再也沒有了。”明明是湊了幾錢,回王夫人時卻說:“都尋了來,共湊了有二兩送去。”僅此一事,曹雪芹把王熙鳳這個當面是人,背后是鬼,嘴甜心苦之人,刻畫得淋漓盡致。

在封建地主貴族之家亦然,即使同是一家子骨肉,賈瑞與秦可卿相比,尊卑高下,等級不同,秦氏高高在上,備受關愛;賈瑞低低在下,狗彘不如。

 

二、通過人參半露半藏地講出歷經百年的賈家由盛變衰

   

    王熙鳳,是賈府的外作賢良、內藏奸狡的“管家婆”。為了管理好賈府,王熙鳳以好的聰明、才力、權術、貴寵,日夜操勞,一不留神流產了,并且復添了“下紅之癥”。74回書寫她夜里連連起來幾次。“下面淋血不止”。次日便覺身體軟弱,起來發暈,支撐不住,請太醫來診脈,并立藥案云:“看得少奶奶系心氣不足,虛火乘脾,皆由憂勞所傷,遂開了幾樣藥名,不過是人參、當歸、黃芪等類藥之列。由老嬤嬤們拿了方子,回過王夫人,不免又添一番愁悶。在77回書里,王夫見中秋過去,鳳姐病比先前減了,雖未大合愈,可以出入行走了,仍命大夫每日診脈喂藥,又開了丸藥方子來配調經養榮丸。因用上等人參二兩,驚動了上下七八個人,尤其是王夫人,為了給鳳姐尋二兩人參,跑上跑下,忙得不亦樂乎,她在自己的箱子里翻尋了半日,才找出幾支簪挺粗的嫌不好,又找出一大包須末也嫌不好,遣人到鳳姐處只找了些參膏蘆須也嫌不好,王夫人向王熙鳳的婆婆邢夫人處尋參“早已用完”;又親自向賈母處,弄到了手指頭粗細的二兩人參,太醫又說:“年代太陳了”也不好。最后,求薛寶釵這位出自皇裔家庭的寶姑娘,走后門、托人情,到參行里兌了二兩未作假的原支人參。

     王熙鳳是賈府里舉足輕重、駕馭整個書面的挑大梁的人物。她使出渾身解數,左支右吾,撐前達后,支持著將傾的大廈,大梁垮塌下來,那還了得。《紅樓夢》全書寫人參十幾次,唯獨給王熙鳳找人參,寫得最多最細最精彩,寓意也最深刻。

     賈母找出的二兩人參,本是“當日所余的”,但王夫人卻不放心,交與周瑞家的拿去令小斯送太醫鑒定,足見王夫人對鳳姐是何等負責。

     當時擁有人參是最寶貴人家的一種象征。在11回書里,秦氏患病需用人參,鳳姐說:“別說一日二錢人參,就是二斤也能夠吃得起”。乾隆十五年,“僅白金一兩六錢易參一錢”。足見賈府何等富有。在13回書里,鳳姐問秦氏何法使賈府永保無虞,秦氏云:“能于榮時籌劃下將來衰時的世業,亦可常保永全”。從13回書到77回書,前后相距僅僅是5年時間,賈府家境竟敗落下來。當時“中人十家產,不足一杯味”。在鳳姐這個“脂粉隊里的英雄”患病時,王夫人、邢夫人、王熙鳳、賈母等平時擁有人參的重要人物,翻箱倒篋,竟然找不出二兩上等人參,足可透視出賈府的老底已經空虛了,賈府不在“富時”想“衰時”,到頭來日子當然就不好過了。


      三、含而不露地寫出歷經百載、赫赫揚揚的賈府,如同黛玉病入膏肓

 

     林黛玉是《紅樓夢》賈府太上皇賈母的外孫女,自幼多病,“身體面龐怯弱不堪”,“態生兩靨之愁,嬌襲一身之病,淚光點點,妖喘微微”。賈母關愛黛玉超過關愛她的親孫女,“迎春、探春、惜春三個親孫女的倒且靠后”。她是賈府里的特殊人物,身份地位特高。但好“從會吃飲食時便吃藥……如今還是吃人參養榮丸”。在28回書里,寶玉對王夫人說:“太太給我三百六十兩銀子,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藥,包管一料不完就好。”“只講那頭胎紫河車,人形帶葉參,三百六十兩不足”。在45蜀犬吠日書里,寶釵對黛玉說:“我看你那藥方上,從參、肉桂覺得太多了。雖說益氣補神,也不宜太熱”。黛玉進賈府8年,天天用藥陪著。她自己也承認:“請大夫、熬藥,人參、肉桂,已經鬧了個天翻地覆,肺癆也不見顯效。”

     人參是名貴藥材,它“反藜蘆、畏五靈脂“,卻能”和百藥“,與其他藥材均可配伍,并且倍增藥效,因此在中藥古籍里,尤其是在清代中藥古書,人參絕大多數都雄居首位。賈府為貴族世家,“人參家里常有。”黛玉為賈母心肝肉,有太醫診治,萬無一失,按脈立方,因病用藥,而且是早期發現及時治療。

    文藝是人類心靈的表現,秦可卿、林黛玉之病未能治愈的原因,并非藥物不靈,恰恰表明作者的深層心理活動;賈家赫赫揚揚,“雖歷百年,奈運終數盡,不可挽回”。即使用最好的審美呈現。長篇小說是表現主人公的命運的,主人公的命運即時代的命運。寶黛的悲劇,亦即賈家的悲劇,時代的悲劇。

上一篇: 暫無 下一篇: 金庸小說本本提人參
返回列表
腾讯麻将头像框在哪里 飞艇计划6码 北京赛pk10走势图 6码倍投怎么翻 老时时开奖走势图360 3d试机号后分析汇总中天图库 时时彩缩水过滤软件 重庆快乐10分开奖软件 官方快3app 浙江省11走势图 赛车012路技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