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化百泉保健食品有限公司官網

全國免費熱線:400-007-8555

人參與小老板

發布時間:2016-10-21 瀏覽:965
   早先年,咱們老白山轉圈就是沖天起的大林子。這山根下有個屯堡,叫雙河村。村里有個地主“老油頭”,他家有個趕車的伙計叫耿二。耿二這年二十歲了,長得實實成成的,一只手舉起丈二的鞭子打得叭叭直響,在空中就像一條長龍戲水似的,真是百里挑一的好小伙子。
       別看耿二這么有力氣,能闖能干,可一年到頭總是吃這頓沒那頓的,三根腸子閑著二根半。
       有一天,耿二趕車進城,路過一個叫“迷魂陣”的沖天林子,這林子也說不上有多大,晴天看不見日頭,下雨澆不到身上,道上的青草沒車軸,獐狍野鹿亂叫喚。可耿二不怕這個,他一個人坐在車上,任憑牲口自自在在地走。走著走著,就聽有個女人吆呼他:“耿二哥,你等等,耿二哥,你等等。”
       耿二一聽忽地坐起來,回頭一看,車后跟著個十八、九歲的大姑娘。這姑娘中等個兒,細身條,上身穿著紅小衫,下身穿著綠褲子,頭上插著一朵火紅火紅的海棠花,長的可俊啦,挑著一擔水走得穩穩當當的,連點氣都不喘。
       這當兒正是六月三伏天,林子里又悶又熱,像悶在籠屜里一樣,氣都喘不上來。耿二正渴的難受,一見姑娘挑著兩桶清清的水,他也顧不得奇怪這姑娘怎么知道他姓耿,就想要點水喝。可他再一看這姑娘紅撲撲的臉上滾著汗珠,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下去了。說也怪,這姑娘就像鉆進耿二的心里看了似的,把水桶放在車上說:“耿二哥,喝吧,有啥不好張口的。”
       耿二一聽姑娘口口聲聲叫他哥哥,不知怎么好,可又一想,姑娘誠心誠意叫喝,就喝吧。他搬過水桶咕嚕嚕一氣喝了個飽。耿二放下水桶,那姑娘卻笑著對他說:“耿二哥,我搭你的車走好不好?”
       耿二一聽,這還不行?隨手把水桶放在車上說:“大妹子,上車吧!”
       那姑娘一抬腿上了車,耿二把鞭子一揚,說聲::“坐穩了!”趕車走了。那牲,口也怪,像懂得人事似的,走得又輕又穩,不緊不慢。
       走了一會兒,他回頭一看,姑娘正笑瞇瞇地瞅著他呢。他就不好意思再瞅了,趕緊轉過臉去。就這么兩個人不聲不響地走了一袋煙的工夫,那姑娘突然叫住耿二,下了車,向他瞇瞇一笑,啥也沒說,挑起水桶就向大林子里走去了。
       耿二呢,呆呆地瞅著姑娘,直到看不見影了,才又趕車往前走。他一邊趕著車一邊想:我從小就住在這個地方,別說是人家,就連哪棵樹上幾道紋都清楚,可就是沒見過這么個姑娘,這倒是誰家的姑娘呢?
       耿二一連上了七、八趟縣城,,每回路過這塊林子的時候,那個姑娘準是挑水出來坐一段車,一來二去,兩個人越來越近乎了。
       這一天,耿二趕車從城里回來,那姑娘又挑水來了,上了耿二的車。耿二張了好幾回嘴才問姑娘:“大妹子,你在哪住啊?”
       姑娘瞅瞅耿二,說:“我就在前面那高山坡上,坡上有個砬子,砬子頂上有三棵紅松樹,那就是我們家。”
       家里有什么人啊?”“有我爹,還有一個后媽,三口人。”姑娘說說話眼圈紅了,眼淚噼哩叭啦直掉。耿二是個急性子,見不得眼淚,就說:“大妹子,你有為難之事啊?告訴我,我耿二一定給你出氣。”
       好半天,那姑娘嘆了一口氣:“唉,耿二哥,實話告訴你吧,我是個棒槌姑娘,我后媽歪脖子參,可壞了,我們那兒旱,她成天叫我挑水給她喝,稍微耽誤一點,就打我,掐我。”  耿二一聽,就愣住了,說:“我明兒個去把那個歪脖參挖出來!”
       姑娘這些日子早就看出耿二是個有義氣的人,就說:“你要誠心搭救我,今天半夜就上我們家那去。”隨后又把怎么樣治服歪脖子參的話告訴了耿二。
       耿二都記在心上。到了地方,姑娘挑著水桶進林子了。單說耿二,一路上光顧合計姑娘告訴他的事了,也不知走了多少時候,一抬頭,車進了院。正巧,老油頭在院子里大槐樹下風涼,一看耿二頭頂上影影綽綽有苗大山參,他心里想:啊,這不是寶附在他身上了嗎?這小子財命不小啊!    
       晚上,老油頭怎么也睡不著,老是想:要是能把這苗參弄到手,一輩子也就夠過了。越想越睡不著,就穿上衣裳,出了門。
       這晚上,耿二躺在炕上想著姑娘告訴他的話,也是睡不著覺,又看看挖參的家把什,什么都齊全了,單等半夜好上山除掉歪脖子參。約摸到了時候,他就起來收拾收拾自個兒的小包包,按照姑娘指點的地方走了。
       老油頭正在院子里走來走去想主意呢,猛然間看見耿二出了大門。他想:這里面一定有鬼,要不他黑燈瞎火地往哪走。想到這兒,他就大步流星地追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 那耿二心里有急事啊,越走越快,也不知后邊有人跟著他。老油頭很怕耿二丟下他,跟斗把勢地緊追,累得呼哧呼哧直喘,渾身直冒汗。
       不多一會兒,來到一個大砬子跟前,耿二也沒歇歇,拽住從山頂上順下來的一根野藤子,就往上爬。老油頭一看,也跟著往上爬。誰知這家伙胖的像豬一樣,笨頭笨腦的,差點兒沒滾下來,好歹算是爬上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這時,耿二早把歪脖子參挖出來,老油頭跑到跟前,一把抓住耿二手里的歪脖子參。耿二一看是老油頭,氣得兩眼冒火,上去就是一拳,把老油頭打了個仰八叉,歪脖子參也摔斷了。好半天老油頭才爬起來,對著耿二喝道:“窮骨頭,寶是我的,你給我包,扣你五年工錢!”
        耿二一聽更火了:“你的?連你都是窮人養活大的,今兒個我叫你回老家!”說著耿二飛起一腳,只見老油頭大叫一聲,滾下砬子,摔成一堆爛肉了。
        耿二往下瞅瞅,心里真痛快,再回頭一看,那姑娘和一個白胡子老頭站在身邊。那白胡子老頭捋著胡子說:“你真是個好小伙子。不愧我姑娘夸你,現在我把姑娘交給你,你和她好好過日子吧!”說完老頭就不見了。
        這工夫,天大亮了,耿二和那姑娘也走了,誰也不知道上哪去了。以后,迷魂陣這兒棒槌可厚了,有些把頭說是耿二兩口子撒的籽兒,侍弄的參。
返回列表
腾讯麻将头像框在哪里 重庆时时彩所有网站 北京时时规律时间表 那个软件能看香港搅珠 时时彩4星稳定条件做号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双开奖结果今天 走势图分析概要 辽宁快乐12走势手机版 精准规律公式十二生肖 重庆时时彩免费计划